罹言

罹言。

【军训这个坑】21-30

21.
丽姐姐在与我们的辅导员莹姐姐私下交流中得知,我们建院开课之后会非常苦,有不少得抑郁的人。大概是吓到丽姐姐了,早上休息的时候一直在非常心疼的劝我们,千万不要想不开,实在不行转专业啊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能辅导员怕吓坏丽姐姐。
其实还有跳楼的。
22.
军训其实……意外的锻炼出来我们寝室三个洁癖外加一个港澳台友人。
一次检查内务,彬哥刚从六楼下来,吹哨把我们五楼四个寝室的姑凉叫出来,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们:“六楼有一个寝室的厕所地板,是用餐巾纸擦的,我进去踩了一脚,她们都心疼了半天。”
我没忍住打了报告:“报告!我们的地板也是拿餐巾纸擦的!”
我们503不仅用餐巾纸擦,还用消毒湿巾擦,不仅擦了厕所瓷砖,还擦了蹲便池。
23.
紧接着502的姑凉也报告了,她们也是拿餐巾纸擦的。
然后彬哥就憋不住捂脸了,扑哧笑出来。
“……我真是服了你们了。”
24.
后来我们几个的洁癖进化了。
——把所有的门,衣柜,玻璃,镜子,包括进门的防盗门门槛都拿湿巾和餐巾纸擦了。
彬哥进来检查内务一共踩了四次,心都要碎了。忍不住小声叨叨了一句,“教官别踩门槛……”
彬哥看了眼脚下,“我就不该进来是吧!”
不不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内心:快夸我们啊!!!!
25.
由于下午三点校领导检查内务,两点教官提前检查一下,我们可爱的港澳台同胞其实是想去厕所的,可惜她起完了,就是我们已经擦完了,就……
“不许去!!!”
最后……
她不想去了……
26.
检查内务是不用检查港澳台同胞的,所以我们可爱的同胞需要在宿舍看护她的床,桌子和柜子——得告诉领导她不参与评比不用整理内务,以免扣分导致我们寝室背锅被吊。
然后那一个下午,简直是噩梦般的下午。
19次幻听有人来开门而神情紧张。
论如何将同胞祸祸到神经衰弱。
27.
宿舍楼里螳螂特别多,三楼有个男生抓了一只放瓶子里了,然后集合的时候螳螂挂在那个男生背包里带了出来,被他身后的男生打到了地上,正下楼的女生一声尖叫,丽姐姐男友力max的冲上去捏住螳螂的细腰就把它抓了起来,紧接着,螳螂反爪一刀勾住了丽姐姐的手指内侧,刀破了一个口子。
天下刀法,重在出其不意。
谁知道螳螂的刀还能往它背后砍的????
28.
丽姐姐到了楼下集合,看到彬哥立刻男友力消失一脸委屈的冲上去,“我被螳螂咬了!”
彬哥一脸惊恐:“谁!?????”
丽姐姐面无表情:不想理你。
转头看见了王教官,立刻冲了上去,“我被螳螂咬了!”
王教官当时一脸茫然:“啥!????”
丽姐姐:好气哦但是我不说.JPG
29.
军训休息期间偶然谈论到了男票问题。
在经历了男票在清华建筑学;男票在清华计算机,为了男票无视清华北大招生办老师苦口婆心执意来东南的……之后,我们大多数人和教官一起站在了单身狗的广大阵营。
教官说:“我就是个单身狗啊。”
不知谁冒出来一句……
“教官,你是军犬!”
30.
彬哥和丽姐姐原本两个人骑着小电驴去集合地,路上遇见了一个不会骑车的同学。当时已经18.50,19.00集合,教官肯定不忍他迟到对吧,就三个人挤一个小电摩托。
彬哥全程坐在前面只坐了一个座位尖。

后续拉练段子……回来再说!!

【军训这个坑】11-20

11.
我们建筑学院不是跟教官们住一栋楼嘛,就近吃早饭的J食堂也是教官高概率出没地。军训期间我们能见到的最高级别的大概就是副团长了,丽姐姐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要看清领章然后大声打招呼。
一次副团长在J食堂吃饭。丽姐姐在食堂门口还在叮嘱我们,副团长在里面吃饭呢记得打招呼。
于是端着早饭的我和舍友们,看着独自一人吃饭的副团长——是绕过去呢,还是打招呼呢,绕过去呢,打招呼呢……?最后觉得,万一没人打招呼我们可能要被练吧……硬着头皮我们就尴尬的假装找空桌路过,大喊:“副团长好!”
结果……
副团长好像被我们仨吓得一口噎到了……
12.
由于前一段时间表现优异,按连长的话说,我们五连没给别的连队留活路,所以有了一下午名为内务操实为寝室瘫的时光。
不过建院男生们要选拔刺杀操,就集合去距离2.5km的训练场。
列队回来的路上,天空突然阴云密布——紧接着就是突如其来的瓢泼大雨!
连长带着丽姐姐俩人骑着一个电动摩托突然冲到队列旁边:“解散!自己跑!!!!!”
13.
那天因为下雨,也就不再集合集体去吃饭。舍友买了香蕉,我正和她边走边讨论香蕉被压了会变黑,迎面看到了教官。
我:“教官好!”
舍友:“教黑好!”
14.
学长学姐给我们搞了一个慰问演出,大晚上的还让我们去训练场。建院到场地集合,结果我们就找不到丽姐姐了……于是抓住了之前一起被大雨困在体育馆下避雨的医学院的眼镜教官,“教官,您知道五连五排的排长在哪里吗?”
“你们排长叫什么?”
“xxx”
“卧槽丽姐!你们敢给丽姐丢人!”
“教官,您能给我们排长打个电话吗?”
“我可不敢给丽姐打电话……”
emmmm……
我们教官哪有那么可怕……
15.
又一天早晨从J食堂出来,教官也是跟我们一起吃的早饭,东北人小季出食堂时候飘来一句:“什么玩意儿出来了?”
我们的丽姐姐正跟在她身后出食堂。
丽姐姐:“什么'什么玩意儿出来了'!我出来了!”
16.
下午体育馆外面的场地真的是暴晒。我们丽姐姐病倒了,就由王教官代训。
教官让我们把水瓶子放在了外台阶下的阴凉处。
——我们对于让水瓶子躲阴凉而自己晒着的宠瓶子行为深表不满。
17.
王教官只是让我们每排练了练齐步,实在是太晒了,王教官看着桥下的阴凉里训练的土木的女生,大写的不爽:“凭什么他们就在阴凉啊!!!”
后来我们喝水的时候就全躲在水瓶子的阴凉处。
然后等来了一句超级惊喜的话!!!
“咱们歇到连长说不歇了!”
18.
后来王教官去带土木的男生,好像是土木学院的领导来慰问,教官一脸带小孩子的表情叮嘱我们,:“我要去一下桃园,你们可能有一小段时间没有人管,不要乱跑啊。”
“好——”
乖巧.JPG
对没错,就这么点儿阴凉地儿,谁傻谁乱跑。
19.
一会儿连长过来了,一群化身乖宝宝的我们安静的缩在楼梯底下。
连长:“我得带土木的男生去慰问,你们……”
没等教官说完,
我们:“我们藏起来!”
连长:“那你们就藏这儿啊?”
我们:“对,连长我们在这儿等你回来!”
连长:“你们靠谱吗?”
我们:“靠谱啊!”
内心:快看我真诚的眼神!!!!
20.
每天训练都挺重的,所以丽姐姐要求我们每天都要泡脚。但是晚上有检查,需要门前列队。
某QQ群:
同学甲:报告!检查时在泡脚怎么办!
同学乙:
第一步:把脚拿出来;
第二步:端着盆到门口;
第三步:在门口站盆里;
第四步:调整军姿,两脚跟并拢,脚尖分开约60°……身体微向前倾!
第五步:记着被检查时候打报告。

【军训这个坑】01-10

01.
D大的军训21天,开学典礼后的军训动员大会上,校领导一脸自豪的说,“咱们的军训是全国最长之一!”
……而我们真不知道……有什么可自豪的。
02.
D大的建筑学院是全部住在老校区的,but军训在新校区,于是第一学院的同学们开始了在留学生与研究生住宿区的与教官同住一栋楼的生活。
03.
其实跟教官住一起没什么不好,留学生宿舍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是临时宿舍,何况紧挨着的J食堂是新校区最好吃的。
但是离训练场2.5公里远就不那么友好了。
04.
所以一开始我们建筑学院的各位就比其他学院早起,每天早上中午都要早起半个小时,平时不算什么,军训这就是要人老命。
05.
当然,教官们其实是某军校的大四学生,两位军龄五年一位军龄四年。嗯……就称丽姐姐,彬哥,以及……腼腆的王教官吧。他们其实挺为我们着想的,以至于——
“你们一个个的,知道我为了给你们求福利,被连长吊完被营长吊!”
原来…被骂被练被罚在部队里叫被吊。
06.
我们的连长是一个东北人,他没自我介绍,但是那股东北大碴子味儿,遮都遮不住。
“你们哪个diao人TMD在队列里给我笑呢!!!!”
07.
连长其实挺痞的。
不过也挺反差萌的。
军训四五天的时候有个定向越野。上午是体验赛(全员参加),下午是正式比赛(每个连队选男生二十人女生二十人)越野时候需要把迷彩外套脱了,连长就一块儿跟着脱在了交标馆门口的起点处。没想到啊没想到,交标馆等我们开跑体验赛之后开始开讲座,禁止我们学生靠近。
连长到集合时间甩着哨子跟我们丽姐姐吐槽:“我TMD衣服还没穿呢吹什么哨!!!”
丽姐姐:“孩子在呢你收敛点!”
连长立马小声:“我衣服还没拿呢。。。”
08.
军训要是穿迷彩外套,就得带军帽,然而很热大家都知道。帽子经常摘下来就丢了,比如丢食堂了啊,丢共享单车了啊,丢食堂了啊,丢共享单车啊……
于是谁捡到了帽子都跟捡到了宝贝一样。
教官:“你们军训,绿帽子还抢着戴。”
补刀:“有人还戴了不止一顶。”
09.
休息时候习惯拉个歌嘛。教官们不爱唱歌,我们起哄就成了做俯卧撑。
先是二排长做了五十个俯卧撑,然后二排同学们起哄连长,连长不干,二排男生二话不说干脆抓住连长抛高高。
我们五排看着眼红,突然一个男生冲了出去,环住六排长(王教官)的腰身子一仰把他拎了起来从六排抓到了五排,王教官还一脸茫然就被抓住做俯卧撑40个。
10.
还是没抓住连长我们肯定不甘心不是?
不知是谁带起了口号:
“连长!一百个!连长!一百个!连长!一百个!”
于是连长。
吹哨结束了休息!!

都!是!套!路!

后续还有。。。不定时更新

【周叶】论打劫的合理方法

沙匪头子周x“镖师”叶
给自家专叶的生贺♡ @贞华

“咳咳……”许博远又紧了紧刚从边城买的遮土的围巾,他倒不是第一次走西北的商路,要穿越一大片戈壁,虽是苦了点儿,但利润甚丰。这么想着刚消的气儿又上来了,“叶修?你这镖局就你一个人管事儿吗?戈壁滩上沙匪多猖狂你又不是不知道,带着这么多货你是想让我被劫了吗?”想想就觉得悬,镖局就排了这么一个镖师,还说绝对没问题,可看着这镖师背着一把伞当武器就觉得唬人。要不是他们培养的这一队新商队自家镖师不成气候,他许博远还好好的在总商号慢悠悠的喝茶呢,至于跑到镖局雇人来跟队?
“我说老板啊,都出来这么远了换人也来不及了啊。”叶修不以为意的叼着根狗尾巴草,缰绳松垮垮的搭在马背上,就这么信马慢悠悠走在领队边儿上,“劫了也保证你们死不了。”
“这不是死不死的了的问题!”
……
一路商队就这么走在戈壁滩上,碎石尖利,咔啦咔啦的被风卷着滚过去,让马儿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的落蹄子。趁着下午风沙小了,许博远招呼着队友停下来休息,马队围成一圈,卸了货当做避风的地方,几个人也不介意什么脏不脏的,坐在裸露的岩石上就开始补充能量。
风干肉又硬又难嚼,可在这戈壁滩上又没什么别的能吃的,风干肉顶饿又方便携带,一路上基本全靠这东西,等回到城里真是看见蔬菜比什么都亲。许博远把风干肉撕成条分给周围人,却看见叶修拿出来一个苹果,红的,新鲜的,喀嚓喀嚓的嚼着,果汁顺着苹果流到手上,对比得一边儿的风干肉简直难以下咽。“我说你是第一次出镖吗?要赶将近两个星期的路你还有地方带苹果?”
许博远现在都想退钱了,一队子商队人都是新人就罢了,这要再来一个新镖师,这趟铁定亏死了。
“所以要先吃啊,”咔嚓又是一口,叶修晃了晃苹果,“哎嘛,流手上了!”
大哥我的意思是你别在别人只能嚼硬的要死宛若牛皮的风干肉的时候吃苹果吗?
你看看你周围这帮饿狼!
许博远敲了一下旁边看得眼睛都直了的小新人脑门,出息呢?

潦草的解决了迟了点儿的午饭,整顿了马队便又准备启程,没休息够的马不满的打着响鼻,叶修把啃剩的苹果核给了它才顺从的让人骑上去。“小许你这马驯得不行啊。”叶修拍了拍马脖子,好不容易才捋顺了这匹黑马的脾气。
“都是新人新马,你多担待。”许博远现在已经对这个镖师不想多搭理一句话,操心费力的想着怎么把这一堆没经验的新人从戈壁滩上领出去。
叶修挑了挑眉没应话茬。
走西路也没什么可赏的风景,一眼望过去只有碎石,薄薄的裹着一层沙粒,枯白色的草被风卷得东倒西歪,红柳几株一簇的扎堆生着,不过灌木大小,甚至称不上是棵树。
日渐西斜,马队的影子被拉的好长。石子被马儿踩着了,再提起蹄子就顺着斜坡滚了下去。
“叶修你认道吗?”许博远在后面跟得可没有叶修那么自信,眼看着快到黄昏了却没有可以避风的地方,他们要扎营也要依托点儿什么啊,要不晚上一刮沙尘暴,连营帐带铺盖全都得卷走。
“肯定保证你们晚上有地儿住。”
叶修在前面头也不回的答话,话还没说完,一声尖利的鹰啸让许博远心里一凉。
嗒嗒的马蹄带起尘花,原本是单枪匹马的一个黑影,离得不到一里地的时候却忽的一字排开,就着沙尘掩映,更像是一个人幻化出来七八个重影。
“老板,看来咱们不走运啊,真遇着打劫的了。”叶修皱了皱眉,望着逼近的沙匪,反手摸向背后背着的千机伞。
许博远正想拔剑,一支弩箭就直直的扎在了他的马蹄前,“簇簇簇——”紧跟着几只在他面前扎了一排,惊得马扬起前蹄嘶鸣了一声,差点把他掀下去——摆明了的“把刀放下,安静交钱。”
虽是心有不甘,但在飞奔的骏马上还能准确的用弩箭射出一字排,这身手明显比他高的不是一个层次。
许博远比了个手势把队友叫到身边,牵着的马队在身后围城了一个扇形,叶修也只得牵着马走过来。
沙匪的马队相当训练有素,为首的一拉缰绳,马踏了两步小碎步侧着身站定,被扬起的沙尘呛了一个响鼻,大概是副手的人跟着在侧边站定,其余人围成了一个圈,把商队圈在了正中央。沙匪头目脸围的严严实实,只露了双眼睛,一手牵着缰绳,把机械弩重新固定在腿侧后拍了拍马脖子,转头对着侧后方的副官说了些什么,副官点了下头,夹了下马肚子上前走了一步,把遮住口鼻的围巾拉下来,“多谢各位配合,这趟货,我们就带走了。”
虽然是意外的客气,显然话语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侧面一个人上前从许博远手里拿走了缰绳,许博远气不过却又只能咬牙忍了,他们这一队人,武力值明显比不上对面,总不能让这帮第一次踏上商路的人就回不了家了吧。
“我说大人,”叶修往前埋了一步,许博远一急便要拔刀,还没能动作身后便抵上了冰凉凉的金属,叶修听了动静回头看了一眼,继续对着前面的沙匪头子开口,“你把我们家当都抢了是想让我们死在戈壁滩上  吗?你说我们饿死在路上这要是招引来狼群,遭殃的不是你们吗?”
沙匪头子的目光在叶修脸上顿了一顿,微微的点了下头,拉紧缰绳调转马头,转身时指了指叶修,清冷的声音响起——
“都抢了,尤其是他。”

于是叶修他们一行人沦落到现在这样,跟古时候秦朝修长城似的,绳子一个牵一个的押这人去服徭役——沙匪头子和副官在前面走,左右两边一边一个押队,最后两个人带马队。

许博远在叶修后面,难得的爆了个粗口,“真他娘的点儿背。”
叶修往后仰了仰头,“往好里想,今晚可能有房子住了。”
“我宁愿住露天!”
“行啊。”一边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人突然应了话茬,他一手拿着一把通体乌黑的战矛,尽管在火红的夕照下也透着寒意,“你想住狼窝都行。”
许博远抬头一看,正是那会儿拔剑时差点杀了自己的人,被噎得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哎小伙子,刚刚战矛的那一下真不错,有前途。”叶修嘴上夸着人,腿脚暗地里往一边儿挪,可惜孙翔没上当,瞪了他一眼。“好好走!”
眼见着溜不成又搭不上话,叶修像是认命了似的安静的跟着走。

终于算是看见了驻扎地,进了营地沙匪便各自回了营帐,马匹和商货也有几个小年轻过来牵了去处置,副官先到的,在门口等着叶修一行人,等他们到了单单把扣在叶修手腕上的锁解开,挑了挑眉望了一眼营地里头的一个大营帐,“我们大当家的在帐子里等你。”
而后领着许博远一行人去营地最边缘的监牢。

叶修一扯帘子,正撞上周泽楷解遮脸的头巾,“小伙子长本事了啊,敢让前辈跟着你走一路?”
周泽楷把头巾往案几上一搭,一脸无辜的凑了过去解释,“不穿帮,”末了还在人唇角上亲了口。
你就说,这叫人怎么算账?
“真是老了,走的我腿都要折了,”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往隔断后面的床榻上一扑,拍了拍被子,“快过来给揉揉。”

至于后续?
叶修大摇大摆的开了监牢的门锁,“走了吃饭去了,吃完饭付钱啊。”
——熟练的跟自己家招呼客人似的。
然而许博远带着一帮人坐在客席上的时候才意识到
——

这真他妈是他自己家啊!

【周叶】我的青春阅读

之前立的flag写天津卷高考作文题目
迟了一天不过还是写完了
============
刚来外地上学的周泽楷,若被问到对这个城市是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一定会回答——图书馆。
八点的图书馆门口,周泽楷已经挎着书包倚在墙上等了有一会儿了,腕上的手表已经看了好几次,图书馆的铁栅栏门依然没人打开。这会儿是暑假,提前来到上学地的周泽楷本想趁机来熟悉熟悉环境顺带应对开学摸底。
“哟,小同学这么早就来图书馆了?”一个慵懒的声音传进耳朵,周泽楷的视线里撞进了一个身影,看起来不比自己大多少的青年手里晃悠着一串钥匙——嗯,是图书管理员来了。周泽楷如此猜想,眨眨眼对着人笑了笑,希望人赶紧开门。
“哎,不是我不开门啊,”那人好像是看懂了他的催促,敲了敲栅栏门里的玻璃门上的贴纸,“八点半才上班呢。”
周泽楷有些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尖,有些懊恼自己没注意这些细节。
“看你也等半天了,带你从后门进去。”人扬了扬手示意周泽楷跟上来,周泽楷掂了下书包快走两步跟了上去。
“小同学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你呢?”跟着上台阶的周泽楷对于这个称呼相当不满意,“不小。”
“叶修。”前面的人推开了一间阅览室的门,听见的补充的字眼扑哧的笑出声。“行,不小。”相当熟练的开启管理员的主机显示器,“随便坐啊,借书找我。”
周泽楷其实更希望在自习室,因为他并不想借书,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做题。不过眼下图书馆还没开门好像也不能随便乱逛,只好把书包里的书翻出来,拿着几张算草纸演算上午没做完的题。

世界名著的阅览室里人相当的少,事实上只有周泽楷一个人。
周泽楷特意没站在借阅处的桌子正前方,斜向的位置正好能看见叶修正在拿着办公电脑打游戏,虽然关了声响,但是鼠标和键盘的声响周泽楷坐在阅读桌前也能听得见。
“借书。”
“嗯……嗯?”叶修听见旁边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下子把游戏点了强制退出,“你吓我一跳啊小周,怎么不站前面。”
“游戏,”说着周泽楷把一本百年孤独递给叶修,“我也玩。”叶修调出来登记系统给书熟练的扫码登记,“哟,也玩不如一起约竞技场啊?什么ID?”
“一枪穿云。”
把书还给周泽楷之后,叶修迅速的重登游戏,一脸心痛的瞪了周泽楷一眼,操作着自己的角色往回主城跑。
周泽楷瞟了一眼屏幕,原来是刚刚强制退出的时候正是副本中途,现在角色处在虚弱的状态不到10%的血,只能赶紧往主城里跑免得被杀爆装备。

“哟,又看完来还书了?”叶修接过周泽楷递给他的堂吉诃德上下册,扫了码堆在一边的推车上等着一会儿放回书架。
已经半个暑假了,周泽楷每天必到图书馆借阅,第二天必还,只借世界名著,不知道是该感慨看书神速还是刻意折腾某些企图用可怜的办公电脑刷游戏的人。
叶修慢悠悠推着小推车吧书一本本的归到原处,正巧碰见周泽楷在书架前选书。“小周,我说你怎么专门喜欢世界名著?”
周泽楷正拿下来一本《霍乱时期的爱情》,转过头看着手正拄着推车扶手的叶修,一手拿着书挡在一侧,一手扶着人侧脸吻上了人唇瓣,浅尝辄止。
“不喜欢世界名著,喜欢你。”


我的青春阅读?
当然是世界名著!/bu
《百年孤独》
世界名著外壳下的小黄书。
值得陪伴你的青春。
后两本提到的书没看过,
不过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都不错
(堂吉诃德不是他写的不过好像也不错?)

【周叶】存在 2016叶修生贺

生贺写下来
感觉要被寄刀片呢怎么
是爱不是黑
有幸遇见你,遇见最棒的你
生日快乐。
——致叶修
===================================
00
周泽楷挤过人流赶到演讲台的时候,叶教授已经被会场的医务人员挪上了担架。不少人推搡着,记者们举着话筒摄像师傅扛着大摄像机一拥而上,主办方不得不叫来安保人员进行疏散,被拦着的他只能看着叶修被抬走。
01
周泽楷坐在病房里,握着手里的水杯正出神,不知在想什么。直到躺在床上的人坐起来,才惊醒一般的起身帮人调整病床高度。
“想什么呢?”叶修倚在病床上,望着后辈的样子声音里都带起笑意。
可周泽楷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放射性元素中毒。”他念出来病例卡上的诊断栏,眼神里透着忧虑。
02
“小周来记录一下荣耀的这段数据,”穿着白大褂的人指着标记为A-3号的机箱喊住刚进来的年轻人,得到了回应遍继续拿着平板忙碌在各个高过人的主机之间。
周泽楷望着显示器上跳动的代码,手指飞快的敲击键盘记录着数据。荣耀这台人工智能已经拓展到了ABC三个区的主机,作为新来的后辈能够与荣耀最初的设计者一同完善这台超级电脑,周泽楷现在想想还是有点激动。
数据波动变化并不多,耗时也不久,周泽楷刚结束了这一波,就立刻被催促着搬显示器。
“来来来,咱们准备图灵测试。”
03
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有对科技飞速发展的欣喜,自然也就有对未来的忧虑,我们创造的,是服务于人的人工智能,还是远超控制的一个上帝?
也总是会有一些偏激的人,比如人工智能的领军人物叶修教授遭遇的放射性同位素投毒。
04
“小周,咱们出院。”穿着病号服的叶修一脸神秘,弄的周泽楷一时间没明白他的意思。
“出院?”
叶修拔了手背上的输液针,从病床下面翻出来一个袋子,“沐橙把衣服都给我带过来了,一会儿换上咱俩就出院。”
周泽楷抿了抿嘴,不知道叶修打的什么算盘,不过还是帮人拎出来袋子里的衣服,开始帮人换下病号服。
放射性同位素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的,叶修在短短几天里就消瘦了不少。最后一枚扣子扣好,叶修抬了抬下颌示意周泽楷把门打开,三步并作两步走出病房,带着人绕进了应急通道。
05
叶修的住所称不上是公寓,严格来说就是荣耀边上的一间空办公室,平日里一心扑在荣耀上,这小房间占尽了天时地利。
周泽楷和苏沐橙守在卫生间门口,听着门里的人剧烈的干呕声,眉头都要绞在了一起。
门里的人扶着水池直起身子,深深的黑眼圈带着憔悴,打开水龙头抹了把脸才拉开门,声音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轻松,“担心了半天吧,我没事。”
06
周泽楷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叶修。
“前辈,意识,是电波。”
“嗯?这我知道啊,小周。”叶修翻着这两天荣耀的数据,眼睛都没抬的回应着。
“可以救你。”周泽楷声音不大,却很坚定,这是他这几天一直在想的问题,甚至做了不少的资料准备。
“你是说……?”后辈的话虽是简短,叶修也明白他的意思,放下平板歪过身子笑着伸手揉了揉他的软发,“是个好思路,真像你的风格。”接着停顿了一下,“可惜之前没有人做到过,何况我们没有时间造一台电脑。”
“不,我们有。”周泽楷握住人的手,“用荣耀。”
“让我救你。”
07
“思念 朝思暮想 忆苦思甜 抚今追昔 牵肠挂肚 神往 眷念
缅怀 憧憬 睹物思人 凝思默想 记忆犹新 思绪纷繁 思绪万千
望眼欲穿 望穿秋水  一往情深 梦寐以求 饮水思源 情深似海
追忆 难以忘怀 思绪起伏 音容犹在。”叶修念完了又一组词,接过苏沐橙递来的水杯润了嗓子,被病床限制住了活动只能望向周泽楷的方向,“小周,怎么样了?”
周泽楷回答的只有咔哒咔哒的键盘声,他要把叶修每念一个词的脑电波记录下来,数据量大到他甚至无法分心来回应叶修。
08
“荣耀第一次回答我的问题,是‘今天天气怎么样?’,他的回答相当幽默,叫‘无论如何,都是我喜欢的天气。’。”叶修慢慢的叙述着,录完了词汇,继续录记忆。
不得不说,叶修的房间占尽了天时地利,离荣耀如此的近。
当然还有人和。
为了录下思维的电信号,叶修现在的模样真不能说是好看,本就憔悴消瘦的人带着金属头盔,连接着密密麻麻的导线。
09
又一次闹钟铃声想起,周泽楷揉了揉困乏的眼睛,看了眼闹钟备注,拿起桌上的药瓶转身向房间里方向走去。
“叶修,该吃药了。”
原本趴在床沿上睡着了的苏沐橙也起身,轻轻拍了拍叶修的肩。
可惜没有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出现了。
周泽楷攥紧了药瓶,力道之大以至于药瓶绷不住瓶盖崩开来药片撒了一地。
他知道一定会有这么一天。
只是没想到回来的这么快。
09
周泽楷转身冲出了门,把荣耀的硬盘一个一个的链接好,这里面的数据已经不再是荣耀的程序,而是这一个月以来记录的叶修的意识。
主机散热箱转来了运转的嗡鸣声,A区B区C区的主机运转灯一盏盏地亮起,周泽楷搬来显示器连接上,又接过苏沐橙递来的摄像头,音响设备……
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设想按部就班的实施着。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远远超出了荣耀的开机时间。
显示屏迟迟没有亮起。
周泽楷心底下有一个声音浮响起——如果没有成功,你把他留在世界上最后的东西也弄坏了。
10
叶修的丧礼按时进行。
周泽楷也出席了自己最尊敬的老师的追悼会。
乱哄哄的人来了一波又走了一波,周泽楷站在会场里只觉得脑仁疼,告别了苏沐橙便回到了研究所。
在荣耀的房间外站定,犹豫再三还是推开了门。
荣耀的主机从昨天开始运行后,直到今天早上还未亮起,周泽楷靠着A-3主机的玻璃箱坐下,闭上眼揉着发酸的眼角。
“新的一天这么颓废可不好啊,小周。”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荣耀机箱的音响里传来。
与此同时,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荣耀的显示器上。
“难道不应该称赞你干的漂亮吗?”

叶修生快

前辈 生日快乐
有幸遇见你

【周叶】存梗01

占tag抱歉

时间规划局设定

联盟很久以前进行了人类基因改造工程
人们生长到25岁变停滞不前
相应的代价是
使时间成为了货币
我们挣得时间
同时每分每秒也在消耗着它们
(完整时间规划局设定)
嘉世是最早参与研究的研究所之一
联盟将以各研究所为核心大陆分为若干区
每个区(例如嘉世区轮回区……)有贫民区富人区(即流通时间的多少)
各区有较大的独立权,但是分工明确
嗯……
嘉世主要发电
蓝雨商业
微草化工
还没怎么想好回来细分工)
研究所逐渐从开始的科研转向政府式的结构
贫民区与富人区关卡严格
各区维持着时间平衡
极端的时间分布:
富人有几百万年的光阴可以挥霍
穷人拥有三天都会是奢侈

嘉世的贫民区突然流入一百万年导致全面平衡崩溃
嘉世区解题废弃,人员分散至其他各区
同时嘉世最早参与研究的叶秋失踪

后续想好会持续梗
直到世界观差不多了再开文
目测世界观过于宏大……

旧民国-尾声

终于到尾声了
明天出期中考试成绩顺带看看我是不是要撒骨灰了
=================================
也是深冬时分,与林敬言上一次来北京的时节巧合般的一致。穿着呢子大衣走出机场,手套帽子围巾一样没少,拉着拉杆箱走出机场的那一刻还是被冷风吹得忍不住打了个冷噤。
十多年前狼狈的漂洋过海,也没留下什么美好的回忆。林敬言拉了行李箱,凭着记忆寻找着。
有些老胡同还是留着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他们就像是日新月异的四九城中被遗忘的角落,兀自坚守着属于自己的节奏。
林敬言在一座老宅门前站定,厚重的木门紧紧地闭着,红漆略有斑驳,一些地方翻起了漆片,露出的木质颜色深浅不一,像是经过了几次的修整。门的左扇上还留着一个弹孔,露着些许的木茬。
他推门,门却只是向后稍有一个角度便不再移动。林敬言这才看到了那两扇门上的门环被一个粗大的铁链子锁死了。
“哎,我说你!这会儿还没上班呢!再者上班了,这家也不开门,一看你就是来旅游的吧,拖着行李就来了?”
说话的,是坐在旁边,倚着墙摆摊的一个小贩。林敬言看了看他的小摊,一张边角残破的席子,上面摆着些许的铜钱,袁大头,还有几个小巧的鼻烟壶、金钗什么的——古玩贩子。
那人见林敬言看他的货,顿时来了兴致。“来来来,到了老北京,逛老胡同,总得留个纪念不是?你看看这货,都是好东西。”
“嗯,是不错。”林敬言推了下眼镜,蹲下来拿起了一枚银元仔细瞧着。
“诶呦,一看您就是个行家,看看这袁大头,吹一下,听这响儿,绝对的真货。”小贩热情的拿起来一枚,吹了一下放在林敬言耳边,银元的蜂鸣声在耳边回响,林敬言忍不住笑了,“是是是,我知道你这银元是真的,我先看看。”一开口这中文是连着好几个字才找到了音调,这么个奇怪的口音,让小贩更加激动了。
林敬言并没有想要买的意愿,只是瞧着把玩着随便看看。
目光忽的扫到了小贩脚边的几个檀木匣子,正好在小贩的影子下,不仔细看还很难发现。
“哟,你这是还藏着什么好东西呢?”
“您可真是好眼力!咱俩可真是有缘,买个古物,不就图个缘分吗!得嘞,我给您拿出来您瞧瞧!”
那小贩还特地卷起棉袄的一角搓了搓手,这才端出一个匣子,小心翼翼的打开——待林敬言瞧见里面是什么东西时,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这……这是……”
这东西太过熟悉,林敬言清晰的记得它每一条纹路,甚至是那洇血的丝丝血丝都可以一一指出。
“哎呦真不瞒您说,这东西虽然这银镶是个新家伙,可这玉可是老玉,瞧瞧这雕工,再者这银镶得,也不是一般工匠的手笔。而且这镯子一瞧就跟您有缘,我悄悄告诉您您可别往外说,这镯子其实就是从您刚刚看的那宅子里顺出来的……您这刚刚又是想进那宅子……”
“多少钱?”林敬言打断了小贩的话,目光一直未离开那镯子。
“爽快人咱爽快价!一口价!两百!”
“成交。”林敬言转手就去摸钱包,打开钱夹才发现自己来中国还没去银行,哪来的人民币。
有点尴尬的推了推眼镜,“我刚刚回国,美元行吗?”
“美元!?成成成!当然可以!”小贩一听是美元,嘴都快咧到耳朵了。
林敬言抽了两张纸钞给了小贩,小贩连着檀木匣子一起端给了林敬言,接过了美钞在手里反反复复的摩挲着。
“您还瞧点别的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
林敬言起身,把镯子拿出来放进大衣里面的口袋,檀木匣子还给了小贩,“留着装点别的吧。”
“诶呦真是谢谢了,得嘞,您走好!”小贩连连点头的接过匣子,“要不要我帮您叫辆车去?”
“不用麻烦你了。”林敬言说着,拉起了行李箱准备返回。
再次路过那大宅的时候,林敬言才发现那清灰墙砖上,镶了一块汉白玉石板。
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孙宅门
北京市人民政府
一九七八年八月十七日立

=====================================
撒花。
我爱你们。
每一个阅读的你们,到完结了也不告诉我你的存在吗!
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旧民国-陆

还差一章尾声就完结
感谢大家的阅读与评论
这章涉及文ge
于是走外链
=========

http://www.jianshu.com/p/91cea88b1d32
==========
都快完结了都不准备留下自己阅读的痕迹吗?
至少让我知道你在呐!
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顺带期中考要是考好了洞房花烛夜!!!
我爱你们!